毛球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毛球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一顶蓝色的帽子[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7:02:12 阅读: 来源:毛球厂家

小光是大车司机,这份工作还是父母托人找的。工资高,待遇好,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太累,需要开夜车。但为了这份工资,小光坚持了下来,毕竟自己刚学的开车,能找到这样一份高薪的工作也不容易。

今天夜里出车的时候,同车的另一个司机临时有事在途中下了车。所以这次只有小光一个人。一路的奔波,浑身疲惫……前边就有旅馆了,到那在歇歇脚,小光安慰自己道。

当小光走到一个路口的时候,突然一个女人从路口哭哭啼啼的跑了出来。小光一惊,本能的踩了脚刹车,但大车的惯性还是撞出女人好几米远,在女人被撞的刹那,小光借着车前照灯看清女人穿着一身黑色的运动衣,戴着一顶蓝色的帽子,背后背着一个双肩包。由于惊慌,女人在回头的瞬间用双手遮住了车灯的强光而没有看清面容,紧接着传出女人一声惨叫,身体重重的摔下路边的土沟……

小光赶紧下车去看,沟很深,车灯照的路上只留下女人蓝色的帽子特别显眼,在车灯下还有一个黑边的眼镜。由于天黑,四周却什么也看不见。只隐隐约约的听见女人在沟内呻吟的细音。小光前后左右看看,没人。路上一个人影儿都没有。小光害怕了,吓得腿都软了……爬上车哆哆嗦嗦的挂上挡,踩上油门一溜烟儿跑了。在车开动的时候,小光隐约听见眼镜被压碎的声音……

走出很远很远,小光看四处无人,下车赶紧处理了车前边的血迹。战战兢兢的连夜赶回公司把车开到停车场……

过了几天,小光打电话到公司推说家里有事,暂时不能上班。公司老板也很通情达理。失去了工作就代表小光没有了经济来源,无奈之下,只好四处求职,这次说什么也不干司机这活儿了……

在人才市场,小光很幸运的遇见一个家乡的老乡,顺理成章的小光来到了这家公司做起了简单的文职工作。

小光这人,性格外向,很快和公司的其他员工打成一片。尤其是公司的一个女职员文丽对他关爱有加,经常关心的问起他的过去和将来。小光也一直感觉文丽的身影似曾相识。却也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公众号:鬼魂网

>>

因为工作,文丽和小光经常在一起碰面,偶尔也会因为工作的关系而坐在一起吃吃饭聊聊天。时间长了,公司的人都知道了他俩的关系,小光也在不知不觉中坠入情网。但文丽却总保持着那种若即若离的工作关系,有时候却又表现的超出了工作关系。小光不明白,不明白在文丽的背后还有什么事让她徘徊犹豫?

在一次茶余饭后的聚餐后,小光和文丽习惯的走在大街上,像往常一样,小光问:“文丽,你不喜欢我吗?”

“为什么这么问?”文丽回过来看着小光。

“那为什么你从来不和我谈感情?”小光实话实说。

“小光,你要理解我,我妹妹刚刚过世,我实在无法投入……”文丽叹了口气。

“你妹妹?怎么从来没听你说起过?”

文丽的眼神突然变得怨毒,牙齿咬的吱吱响,手也不由自主的握紧了拳头。小光还是第一次见文丽如此的模样。四目相对,小光的心抖了一下,似乎是自己做错了事。

“文丽,你怎么了?”小光怀着忐忑的心担心的问道。

“没事,走吧!以后你就知道了……”文丽说了一句模棱两可的话。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公众号:鬼魂网

>>

小光明显感觉文丽的异样,也不知道文丽说的是何含义?心里七上八下的……

不知道为什么,小光最近总做些奇怪的梦,一个年轻女孩总出现在自己的梦里,女孩的身影很模糊,孤零零的埋着头坐在一个墙角儿……

又一天夜里,小光又梦见了那个女孩儿,小光忍不住走上前问道:“姑娘,你怎么了?”

女孩儿慢慢的抬起头,小光发现,女孩儿右脸面全是泥,还有点血迹,但女孩儿的脸总在小光的梦中无法定型,一直是模糊的感觉。“谢谢你,我没事,我在等一个人给我送帽子……”女孩的声音仿佛是从遥远的地方传来,空洞,带着回音。

“这么晚了,还没等到吗?”小光心惊的问道。

“快了,快到了……我的帽子在你那吗?我头好冷……”女孩儿浑身颤抖着。

“没有啊姑娘?”

“你有的,你为什么不给我?你就可怜可怜我吧?还给我吧……我的帽子……”说完女孩儿站起身来抓住小光的脖领。

小光愣愣的站在那里,感到浑身一阵阴冷www.guihun.net,是天气太凉了吗?还是因为……

一愣神的功夫儿,突然发现女孩的脸全是血,血还在咕嘟咕嘟的从头顶往外冒着,异常的恐怖。女孩儿的眼神也瞬间变得恶毒,小光张大了嘴吓得后退一步。怎么这种眼神这么熟悉?似乎在哪见过?女孩咧着嘴笑着从背后捣鼓了半天,拿出来一顶蓝色的帽子……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公众号:鬼魂网

>>

小光定定的看着帽子,他想起来了,这不是前段时间小光撞倒的那个女孩的帽子吗?那面前的女孩儿是……

“啊?”小光一激灵坐起来。原来是一场梦,小光擦擦额头的冷汗,但这个梦太真实了,他甚至开始怀疑自己刚才是不是在做梦。

过去了这么长时间了,难道自己撞到的那个女孩儿死了?小光越想心里越害怕,但愿上天保佑她还活着……

今天是圣诞夜,小光约了文丽一块吃饭,文丽也很爽快的答应了。文丽还是以往的冷漠笑容,当文丽出现在小光眼前的时候,小光眼前一亮,文丽戴着一顶黑色的帽子,穿着一身蓝色运动装,很淑女的打扮,但小光总有一种视觉上的不适应,这样的打扮虽然再正常不过,但小光总会想起梦中的那个女孩儿,当他定睛看向文丽头上的那顶帽子的时候,小光心里咯噔一下,怎么和梦中的那个女孩儿的帽子一模一样,只是颜色不同而已,也就是说,文丽戴的帽子和自己撞到的那个女孩儿的帽子是一样的,一个蓝,一个黑……一想到这,小光惊讶的看着文丽,他突然想到了撞到的女孩穿的也是运动衣,是黑色的,蓝帽子,而文丽是黑帽子,蓝色的运动衣……

此时小光也突然想到了梦中的女孩那种恶毒的眼神和前几天文丽的那种眼神……难怪当时觉得那么熟悉,这……这难道是一种巧合吗?

“你看什么呢?发什么呆?”文丽晃着两根手指在小光的眼前。

小光回过神笑笑,“没什么,你……你今天打扮的很漂亮……”说实话,小光此时看到文丽的打扮心里很不舒服,总会想起那个女孩儿的帽子,因此,这个圣诞夜在两个人静默中简单的度过。

临分手时,文丽对小光说:“明天圣诞节了,今晚圣诞老人会捎给你一份我送你的礼物,嘻嘻。”小光勉强的笑了笑,送走了文丽,回到了家里已经深夜。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公众号:鬼魂网

>>

这一夜,小光又梦见了那个女孩,当他惊吓着醒来的时候,发现在自己的床头柜上放着一顶蓝色的帽子。小光确实惊呆了,自己的房间窗户都锁着,这是怎么回事?难道自己还在梦中?小光下意识的咬了一下自己胳膊,很疼,不是梦?可是这……这到底是谁放这的?回来的时候明明没有的,小光想起来文丽临走时说的那句话,这难道就是文丽要送给我的礼物?太多的巧合,已经让小光分不清是现实还是梦中……

小光快要崩溃了,天还没亮,他决定打电话给文丽,一定要把事情弄清楚。小光顺着文丽指定的路线来到了郊外,穿过了一片小树林,小光发现在小树林之中有一条甬道,在文丽的指引下小光顺着甬道一直走,走了很远也不见人烟,小光很纳闷,文丽住在这里吗?这哪里是人住的地方?

终于在甬道的尽头,小光发现一处院子。应该就是这里了。大门开着,小光走了进去,文丽正等在门口。

来到文丽的小屋,小光发现屋子里陈设简单,就沙发,床和桌子,别的什么也没有?小光奇怪文丽怎么会租住在这里?

“文丽,你就住在这里吗?”小光不理解的问道。

“是啊,本来一开始住的挺好的,后来就住这里了。”文丽说道。

“为什么?”小光不明白。

“因为我父母本来就体弱多病,自从那夜我妹妹离家出走时,不幸出了车祸,因为抢救不及时流血过多而死。我的父母忍受不了这种打击,都相继去世。这个世间只剩下我一个人孤零零的。我想我的父母,还有我的妹妹,这间房子就是我们团聚的地方……我要住在这里等着他们,等着他们来找我团聚……”文丽沉浸在回忆中一句一句的说着。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公众号:鬼魂网

>>

小光却越听越不对劲儿,不经意间,小光发现床头柜上的一张照片,照片里是两个女孩,其中一个女孩穿着黑色运动衣,蓝帽子,戴着黑边眼镜,另一个穿着蓝色运动装,黑帽子,戴着黑边眼镜……

小光感觉到了恐惧,小光知道了,原来那夜自己撞的那个女孩儿是文丽的妹妹,难怪文丽的身影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怎么这么巧?

“当我看见我的父母和妹妹一夜之间都没了的时候,我彻底绝望了,都怪撞死我妹妹的那个司机,我发誓,我不会让他好过,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他……可茫茫人海,没有人知道到底是谁撞死了我的妹妹。听村里上了年纪的人说,一般人死了,就会知道是谁害的了。于是,在父母死的那天夜里,我喝了一瓶老鼠药……”

小光听到这,打了个冷战,静静的看着文丽,文丽也静静的坐在那,屋子里静悄悄的没有一点声音,除了小光急促的呼吸声……文丽突然转过头看着小光,嘴角有一丝狞笑,不一会儿,嘴角开始冒起白沫,顺着眼角流出两行血泪……

小光已经彻底的崩溃了,腿已经不听使唤的哆嗦着,他强迫自己站起身来,可试了试,浑身一点力气都没有。文丽凑过脸来用那双恶毒的眼神看着小光,“你知道吗?我找了你好久,我等这个机会很久了。要不是你,我妹妹就不会死。要不是你,我父母也不会死。要不是你,我也不会死,我们一家团团圆圆的过日子,多好……都是你,是你害的我们家破人亡……”说着,文丽伸出已经腐烂干枯的双手掐住了小光的脖子……

这天圣诞节,派出所接到市民举报,在郊区小树林的坟场发现一个死人静静的躺在一个坟包上,他的双手掐着自己的脖子,一脸惊悚的表情,没有镜片的黑边眼镜里双目被镜片扎的血乎乎的,头上还戴着一顶蓝色的帽子……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公众号:鬼魂网

>>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