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球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毛球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Layar通过手机看见另一个世界

发布时间:2020-01-14 19:31:04 阅读: 来源:毛球厂家

只要你正在使用智能手机,并且愿意下载这样一款应用,那么在摄像头打开的一刹那——欢迎来到信息增强版的美丽新世界。

手机早就已经不只是接打电话、收发短信的通讯工具,人们的日常生活和工作都在向这个小小的“方块”中转移。它是你人际关系网的聚合,是你财务管理的助手,是你娱乐休闲的快乐来源,但现在,它也可以是你的眼睛,助你窥望另一个虚拟世界。

如果你觉得眼目所见便是真实的全部,那么世界未免太过单一乏味。而现实增强技术的出现,使得每个用户都可以通过手机这双“眼”,看到在现实世界之上更为多元、个性化的虚拟世界。只要你正在使用智能手机,并且愿意下载这样一款应用,那么在摄像头打开的一刹那——欢迎来到信息增强版的美丽新世界。

而这个美丽新世界的开创者便是全球第一款增强现实手机浏览器Layar 的开发商——SPRXmobile。增强现实技术对应的英文是Augmented Reality,即被扩充、被添加的现实,而扩充、添加的东西则是信息与图像,甚至是音频与视频。如同浏览网页需要首先打开浏览器一样,要想看到增强现实中的信息也需要这样一个手机浏览器。当浏览器打开,在摄像头、指南针和GPS的共同定位下,手机能够立刻识别出周围的地理信息,而此时手机屏幕中显示的是和肉眼看到的一样景观,以及扩充的其他信息。

当然,用户可以自行选择想要获取的扩充信息,不同的内容合作伙伴提供的信息也不同。从餐厅信息到周围ATM机的分布,从租房信息到美容美发信息,用户均可按照自己的需求选择。而Layar是如何想到这个点子的,以及未来AR技术将把我们带向何方,则是我们想要探讨的。

没有尽头的彩虹

2006年,科幻小说作家弗诺•文奇(Vernor Vinge)出版了一本名为《彩虹尽头》(Rainbows End)的新书。作为硬科幻小说界的翘楚,文奇已经多次获得科幻小说界的最高奖项——雨果奖。作为圣迭戈州立大学的退休教授,文奇是一位数学家和计算机专家,在他的小说中不但有天马行空的故事情节,同时也有无比真实、经得起推敲的细节。甚至很多读者将其作品视为对未来世界的预见。

而在这本小说中,文奇就畅想了未来的人类将具有某种“特异功能”——通过穿戴智能外衣和特殊的隐形眼镜,小说中的人物能够利用虚拟视网膜显示技术看到除真实景物外的计算机图表等附加信息。而这种增强现实技术几乎充斥着整本小说,主人公一直在与现实世界上附加的虚拟层面进行交互。

文奇的狂野想象不仅让读者折服,更为文奇第三次赢得了雨果奖。但不知道文奇是否预想到,就是这样一本小说,会成为三个年轻人创业的灵感来源,并真的将小说中的描述变成了现实。

2006年,Raimo van der Klein还在为荷兰KPN通讯公司工作;Claire Boonstra还是联合利华欧洲区的一名品牌经理;Maarten Lens-Fitz Gerald还是荷兰营销公司RapidSugar的客户总监。但对于科技的共同热爱让这三个年轻人走到了一起,而他们干的第一件事并不是成立公司开发Layar。

当时,移动通讯行业内的开发者和爱好者经常会在Mobile Monday(MoMo)—一个全球性的开放社区平台上交流,并举行线下活动。而Mobile Monday阿姆斯特丹分会的创始人即是上文提到的三位。

2008年,Mobile Monday阿姆斯特丹分会活动开展得风生水起,而三位创始人也决定打造一片属于自己的“游乐场”——SPRXmobile软件公司,并真正致力于研发使用AR技术的Layar浏览 器。

《彩虹尽头》赋予了Layar最初的设计理念—为现实添加更多信息图层。从SPRXmobile软件公司成立到Layar浏览器的推出,前后不过一年时间。而Layar的目标不仅是提供增强现实技术,还要向开发者开放平台。《彩虹尽头》只不过给出了故事的开头,但增强现实技术的发展以及它对现实世界的改造与渗透,却是没有尽头的彩 虹。

一人一世界

“在Layar浏览器发布之前,我们就计划从荷兰逐步走向其他国家。但我们立刻就意识到,如果想把公司做成一个小型组织并保持持续发展,就必须开放我们的平台,为所有开发者提供API(应用程序编程接口)。”Claire Boonstra目前主要负责Layar开发者生态环境的维护协调。

而正是这些意想不到的极具创意的开发者,为Layar贡献了上千“层”信息,并将AR技术的应用在生活与商用领域进行更多拓展。而此时,你不得不赞叹文奇的预见能力,他在《彩虹尽头》中为我们想象了AR的四大应用—医疗、游戏、社交以及工作管理。而这些,确实成为开发者攻克的主要领域。

但在Layar发布之初,只有5个内容合作商愿意与其合作,它们分别是一个房地产中介、一家想要显示ATM机所在位置的银行、一个可以显示工作需求的临时工中介以及一个类似于Facebook的荷兰社交网站。目前这些已经成为了AR技术的基本应用,而更具创意的信息层和玩法正在涌 现。

是一个国际艺术家协同组织,而其最大特点就是所有作品都是以AR技术进行创造与实现。这种将真实与虚拟相结合的媒介,正在改变着公共场所和机构对于每个人的意义,因为透过手机摄像头,每个人看到的世界可能都会因为所选取的信息层不同而不同,但真实景物却是别无二样,一如往常。这对于没有使用增强现实技术应用的人来说也不会形成任何干扰,所以通过手机,每个人都有了自己眼中的独特世界。

在2010年,举办了一次意义非凡的艺术展—We AR in MoMA。纽约现代美术馆(MoMA)并没有宣布该展览的起止时间,甚至根本不知道有这样一场艺术展正在进行。因为当美术馆中突然出现了很多举着手机、一直盯着屏幕看的参观者时,工作人员才意识到这帮人可能在耍些鬼花样。

的确,纽约现代美术馆从一层到六层其实都被来自的艺术家们“摆满”了自己的作品,只不过是以虚拟的方式呈现。当参观者开启Layar手机浏览器,选择名为“AR exhibition”的信息层,映入眼帘的就已经不是纽约现代美术馆为你准备的艺术展了,这帮AR艺术家自己DIY了一个!

这个创意恰恰是纽约现代美术馆激发出的,因为随着AR应用的日渐广泛,一些开发者也开始在博物馆、美术馆内的展品上添加虚拟信息。为此,纽约现代美术馆在馆内摆放了一个大牌子,上面写着“No augmented reality beyond this point please”(越过此点,请勿使用AR)。在有人将这个指示牌的图片发到Twitter之后,随即引发了讨论的热潮。而We AR in MoMA的展览则是对此的一次公开民意测验。

之后这帮艺术家就被冠以了“Uninvited Guests”(不请自来的客人)之名号,而这种虚拟展览仍在全球各地进行着。带着探索,夹着隐喻,重新定义着公共空间的属性。

虚拟信息,真实问题

无论多美好多梦幻的技术应用,到头来都需面临一个问题—赚钱。2011年4月27日,在北京召开的第三届全球互联网大会上,Layar增强现实技术战略官King Yiu Chu在演讲时引用了这样一组数据: Layar在开发界有1万多个注册开发者,包括几十个来自中国的注册开发者;全球范围内,高级合作伙伴及合作开发者大约有45个;Layar浏览器用户有140多万个。

作为一个2009年发布的产品,两年时间内用户数量的增长速度和积累成果差强人意。虽然在去年年底获得了第二轮风险投资1000万欧元,但前景仍然难称美好。因为很多问题并非Layar靠一己之力可以解决,而是AR技术生长、应用的土壤仍不够肥沃。

首先,Layar做开放平台依靠开发者的力量来填充内容,但单靠个人开发者的信息搜索能力是否能够做到所提供数据的准确、权威?数据库资源的缺乏使得大多开发者只能选择一些不痛不痒、无关紧要的类游戏应用,比如在街上“贴”张滚石乐队的海报,再配上一段经典曲目的简短音频,但这些都无法产生大规模的商业价值。

其次,智能手机虽然日渐普及,但要想获得优质的用户体验仍需要软硬件设备的不断更新。对于AR应用来说,手机的图像处理与渲染功能,重力感应和罗盘都是极为关键的决定因素。因此AR技术的成熟还需等等手机技术更新的脚步。

Layar高层曾经表示要将自己未来的盈利寄托在一些付费的应用下载上,并花了很多心思构建它的Layar Partner Network (Layar合作伙伴联盟)。Layar将开发者分为三大类,以使其便于交流分享,创造出更多吸引人的应用。

一大类开发者是经过Layar测试认证的开发者,他们通过为品牌机构制作AR应用而获利。也就是说,即使你不会开发技术,但仍想制作一个AR应用,那么你可以找到这些拥有Layar认证的开发者帮助你实现;

第二大类是具有开拓精神的个人开发者,他们自己设计制作AR的创新应用;最后一类Layar的合作者是提供开发工具的第三方公司,它们为开发者提供简单易用的工具,甚至不用编写代码也可以制作出AR应用。

据Layar称,目前该平台已经拥有超过2000个AR应用,最受欢迎的应用分类前三名是美食、娱乐和购物;而在中国版的Layar上本地应用少得可怜,但安居客房屋出租信息的出现仍然让人感到意 外。

这世界上有太多看上去很美的东西,AR技术也是其一。但作为一项技术本身,想要发挥出更大的商业潜能,就需要与其他应用场景和互联网服务进行结合。毕竟SNS、LBS甚至微博都在寻找下一个能继续黏住用户的功能、能唬住投资者的故事,而AR或许就有这种潜质,至少,它为我们提供了另一种看世界的可能。

什么是海外就医

挂号服务平台收取服务费

预约挂号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