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球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毛球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先进制造沪浙规避同质化

发布时间:2020-02-14 06:20:55 阅读: 来源:毛球厂家

在国内,也许没有哪一个地方像长三角地区那样对“产业同构”有种特别的敏感。

摆在记者面前的这份《上海优先发展先进制造业行动方案》,很容易让人想起浙江一年多前在全国率先发布的《浙江省先进制造业基地建设纲要》。在浙江之后,国内许多地区相继提出了发展先进制造业的战略规划。身为长三角“龙头”的上海,也在“优先发展服务业”的口号下,举起了另一个“优先”——优先发展先进制造业。这份《行动方案》,就正式明确了上海发展先进制造业的目标、战略重点、战略行动。初看上去,这确实与浙江的先进制造业发展规划有几分相似。

然而仔细比较和分析这两份方案,你会发现,“上海先进制造”和“浙江先进制造”其实各自都有很大的发展空间,如果协调得好,两个先进制造业基地之间完全可以形成一种良性的互动和相互促进,这对两地提高产业层次都是相当有利的。

先进制造,沪浙不挤一条道

见到浙江省经贸委先进制造业基地办公室负责人凌云时,他的案头已经摆着一份上海的《行动方案》并在仔细研究了。“虽然浙江在国内最早发布了建设先进制造业基地的《纲要》,配套的专项规划及重点领域、关键技术及产品的《导向目录》也已完成,但并不意味着浙江的制造业发展水平就领先了。”凌云说,“浙江的制造业水平总体不如上海,但在某些制造业方面具有优势。”他认为,这些对双方来说并不构成谁能发展先进制造业的障碍,发展先进制造业无论对浙江还是对上海都是当前经济发展中的紧迫之举。

从现代服务业的“单优先”到现在的“双优先”,上海要重新拉开制造业的大舞台以支撑上海经济的发展。制造业大省浙江同样面临着产业升级,通过加快发展先进制造业完成加速工业化进程的任务。就此而言,两地发展先进制造业的战略规划在本质上并无多大差异。但是两地不同的制造业基础则决定了沪浙两地仍然会走不同的先进制造业道路。

具有传统产业制造优势的浙江提出了“1+3”战略,把高技术产业、临港重化工业、装备制造业作为培育优势产业的重点。上海先进制造业的五大战略重点分别是电子、汽车、钢铁、石化等支柱产业,装备产业,船舶、航天航空等战略产业,光电子、生物医药等新兴产业,以及服装、食品等都市产业。可以看出,“上海先进制造”与“浙江先进制造”的产业布局还是有着较大差别的。

劳动生产率指标或许更能直观地反映两地制造水平的差异。上海的劳动生产率指标目前位居全国首位,而浙江还不到全国的平均水平,仍有相当的提升空间。尽管浙江有200多种工业品的市场覆盖率居全国第一,但多数是销售总量不高或产品层次较低的初级产品。改造升级传统产业的任务对“浙江制造”的重要性显然也胜于上海。

由此可以看出,“上海先进制造”与“浙江先进制造”,并没有挤进同一条跑道。

产业同构可能性不大

汽车、船舶、石化、电子信息……在两个“先进制造业”发展方案中出现了多个这样相同的产业名称。这也成为许多人忧虑两地产业同构的证据。那么在专家眼中,是怎么看待这个问题的呢?

参与上海制订《行动方案》讨论的学者之一,复旦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副主任、博导殷醒民教授最近完成的一项研究表明,沪浙制造业并没有“同构化”,而是互补与合作的关系。他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明了他的研究结果——越是距离大的地方同构程度越大,因此相邻的沪浙地区同构程度极小。他认为,某些产业链之所以在某一区域形成,是由工人的工资水平决定的。劳动力工资水平越高,则产业水平也越高,竞争力更强,这是市场自然形成的结果。从上海与浙江许多产业的工资水平看,“产业同构”仅是初浅的看法,不必担心。随着交通条件改善,沪浙产业会更容易形成产业分工,互补性会更强。

分工合作的产业链上,谁会占据高端、更为先进呢?殷醒民认为,这不能简单地用附加值来衡量。比如食品加工业与汽车制造相比附加值相对较低,但浙江的劳动生产率高于上海,浙江就会在这一产业中占据高端。换句话说,浙江的这一制造业就会更具“先进性”。

差异化竞争应该是沪浙两地制造业发展遵循的一条准则。有关部门也积极引导企业避免同质竞争,尽可能在差异化中寻找优势。上海造船业基础条件较好,浙江发展船舶业虽有很大潜力但实力较弱,所以浙江造船工业的重点就可以放在有一定基础的修船业上,包括修造一些特种船、豪华游艇等多品种船上,而不是去拼大船。同样是造车,上海整车实力强一些,浙江强在配件实力。以这两个产业为例,浙江省经济建设规划院副院长傅金龙认为,真正的同质竞争其实并不多。

同一产业在不同地区的发展可能是潮起潮落,一个地区不可能永远占有某一产业的优势,谁都可以从自已的现实基础出发选择强化优势产业或者培育潜力产业。凌云说,担心这样的“产业同构”,是不必要的。

“先进”赛跑刚刚开始

一场追逐“先进”的制造业赛跑才刚刚开始。不同的初始起点,可能因此重新认定他们数年、甚至数十年后的制造业地位。

也许“浙江制造”在总体先进性上还不如“上海制造”,但那也不意味着“浙江制造”的升级就只能步上海后尘。凌云说,浙江也有一些产业层次较高的产业超过上海,比如应用软件、电子材料等产业;而且浙江体制机制优势明显,在加快发展先进制造业方面步子可以迈得更快。他分析,浙江制造业劳动生产率较低的主要原因,一是产业层次较低,浙江以轻纺为主的劳动密集型产业居多;二是工艺水平落后。这也是“浙江制造”提升“先进性”的努力方向。

上海优先发展先进制造业的战略之举对浙江其实颇有启示。傅金龙分析了三种启示:一是“两个优先”的互动,不仅服务业与制造业,三次产业都应当在融合中发展。事实上,服务业中的生产型服务业没有制造业的支撑就不可能有大发展。二是上海在国际化的背景下提出发展先进制造业,说明尽管有大众、通用这些跨国公司在本地制造,但这种主动权掌握在别人手里的赚钱日子不会太久,必须尽快掌握自己的核心技术。三是产业发展有其阶段性,浙江在相当长时间内还应以发展制造业为重点,在这一过程中逐步提高服务业比重,而不是立刻像发达国家那样以服务业为重心。

但无论是正在由“轻”转“重”进入重化工业阶段的浙江,还是重工业比重已经连续12年高于轻工业,已经从重化工业阶段进入后工业化阶段的上海,“先进制造”都是一个长远的目标。

注册公司材料

中山筹划税务方法

代理记账代理报税

相关阅读